第二百二十一章 舍人胆魄,世所罕见司礼监最新章节

2019-07-13  阅读 28 次

第二百二十一章 舍人胆魄,世所罕见司礼监最新章节

富贵能淫,贫贱能移,威武能屈,此大丈夫能屈能伸至理也。

然,一切功劳都是领导的,才是人生真谛,升官发财不二法门。 下雨了,是城隍爷怕了。

但城隍怕的不是他魏良臣,而是大明的天子。

这一点,要早晚提,时刻提。 苟日提,日日提,又日提。

我魏良臣是在英明神武的万历皇帝领导下,才能成功降伏神灵,为久旱的辽东大地降下甘露。

当然,这与我自身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但若没有陛下的圣威,我再努力也是不行的。

要明白一点,我魏良臣是没有逼格的,有这个的是陛下!普天之下,也只有陛下您有装逼的资格,别人,只是借您老的势而矣。

今天给万历的汇报,良臣已经打好腹稿了,就是拿出他吃奶的力气,将斩城隍的光辉事迹大书特书,然后以点睛之笔指出——“臣所赖者,唯陛下矣!”归纳总结一句话,若无陛下的鼎力支持,我魏良臣一小臣,有何德何能敢使神灵慑服呢。

骨子里,良臣是油然自傲的。 随着这场雨在辽东大地降落,他魏舍人的大名必将远播四方。

就是不知道熊蛮子干成这件事后,辽东人有没有给他修生祠,要是有的话,那现在便是替我小魏千岁修了。

生祠好,圣人之待遇啊。

哎,这一想,又觉对不起二叔了,先是睡了二叔的女人,再是抢了二叔的嘘头。 这做侄子的,太是有点不地道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良臣是断然不会把二叔“九千岁”的名头抢过来的,他终是舍不得胯下那根鸟。

李永贞浑身已被雨水打湿,可胸中却有一团火,看着漫天滴落的雨珠,他情不自禁,发自肺腑的说道:“陛下圣威固然使神灵惧服,舍人之胆魄亦世所罕见。

”嗯?良臣深深的看了一眼李永贞,这家伙的马屁拍的也是高啊,无形之中将他魏舍人的逼格又贴了一层金。 人材就是人材,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 李永贞,未来大明朝的副总经理啊,论级别,至少也是副国。 这样一个人物,也对自己溜须拍马起来,说明什么?说明他魏良臣是真有本事的。 有本事的人,走到哪里也都会发光发亮,一闪一闪亮晶晶。 心情愉悦之下,良臣很想吟诗一首,最终,还是以悲天悯人的口吻道:“我蒙陛下拔于儒生,授于官身,虽为小臣,但于国于君赤诚之心,苍天可鉴。

我之心愿,便是国泰民安,若这场雨能够减缓辽东灾情,使辽地百姓不致为天灾流离失所,我纵是现在去死,也心甘情愿。 ”“舍人之心,是人闻之都会动容啊。

”李永贞说这话时,似乎言不由衷,因为他的脸皮抽了抽。

当然,这些是小节,不必过于在意。

真要良臣现在去死,他绝对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人。

场面话,当不得真。 沈炼一脸羞愧,立在马上,任由雨水打在他脸上、身上,尴尬难安,想上前和魏舍人说点什么,可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不但沈炼如此,其四个手下同样也是如此。

因为昨天,他们可是拒绝了魏舍人要他们持白牌去斩城隍的荒谬要求。

现在,这雨竟然真的下了,冥冥之中,谁敢说不是那城隍真的怕了魏舍人?并且,你听人家魏舍人说话,每一句都是心系苍生,心忧万民,赤诚报君之心,溢于言表啊。

而他们呢?人比人,惭愧。 从双山台过来的郑铎等一干人,看魏良臣的眼神也都是火热火热。

这帮飞虎军中人,多半不是什么善辈,但就是人杀的多了,坏事做的绝了,他们心中反而真信鬼神。 这魏舍人却是连鬼神都惧,跟着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张虎要将税兵入御马监的条件,良臣没有答应他。 但正因如此,反而让张虎相信他魏良臣是真心想保留飞虎军的。 良臣提出他会向陛下上本,成与不成,却是不能作保。

但若是张虎能派人和他去抚顺关,那么便是御马监的事成不了,陛下那里或许会有其它安排。

不管最后是怎么安置,总比飞虎军这帮人躲在双山台要强吧。 再说,魏良臣去抚顺关的目的就是弄清建州讨款的事,这些事情你飞虎军的人最清楚不过。 不管是真是假,总要向朝廷有个交待。

这个交待的讲究可就大了,直接关系高淮高公公的性命呢。

想到高淮这十年对自己的恩情,张虎同意了,但他自己却不肯去。

建州的奴尔哈赤对高淮固然恨之入骨,对他张虎同样也是咬牙切齿。

原因在于,这两年,对建州做的那些事情,大半都是出自于他张虎之手。

建州人未必会杀朝廷派去的使者,但要杀他张虎,却是一念之间的事。 张虎不想去送死。 毕竟,高淮已经失势。 张虎现在不具备明朝官方身份,飞虎军更是被辽东明军当成马匪在剿。 建州人真要下毒手,他逃都逃不了。

良臣没有强求张虎,张虎让郑铎带五十人随魏良臣去抚顺。

“你等跟我去抚顺,可是有性命之危的。 ”良臣突然打马奔到郑铎等人面前。

郑铎在马上微一欠身,沉声道:“舍人不怕,我等又有什么好怕。 ”“好。

”良臣点了点头。 “既然舍人知道去抚顺有危险,又何必非去不可呢。

”沈炼已经知道郑铎等人的身份,对这些飞虎税兵,他从来没有好感。 沈炼担心的是建州会对魏良臣不利,因为就是高淮在势的时候,他手下的太监也被建州杀过不少。 这些事情都被大帅给压了下来,但他身为五爷的亲兵,又如何不知道。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此去抚顺,非我魏良臣,我乃代天子而去。

纵是刀山火海,又有何可惧,所谓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良臣猛的一勒马缰,扬鞭一甩,疾喝一声:“走,我们去抚顺,会一会那个奴尔哈赤!”……谢谢大家没有骂我昨天没更,我真是愧疚,馋酒贪杯。

下次再这样的话,我就一狠心,挥刀…切盘肉丝。

精彩文章推荐:
说说2017最新说说配图:对自己好点,能怪男朋友就别怪自己
第五届京津冀非物质文化遗产联展在津举行 赏析词语的方法技巧
《我的絕色美男判然酌量》
信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调整旗下部分基金所持有停牌股票估值方法的提示性公告
我院举办“求知引航”系列活动之留德经验交流会
器具泡红茶才更好喝?七畅意字斟句酌识广教你 - 红茶的种类
高评语文143!清华学姐教你,依照语文答题模板答就好了!,
常喝碳酸饮料易骨质核对 骨质核对防治9应允误区
2011年全省普通中专招生、在校生人数情况
潜山县成人高考阅卷的详细细则,安徽安庆潜山县成人高考阅卷的详规规则
忠诚践行“五个坚持”坚决做到“两个维护”
人生感悟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2016年江苏南通通州区金北学校九年级英语上册教案:Unit8《Detective stories》Reading2(牛津译林版新版)
邪风曲,邪风曲章节列斗争,邪风曲涓滴,邪风曲无弹窗,邪风曲txt全集下载,邪风曲全文浏览,君子堂小说浏览网www.jzt2011.com
奥妙辰,我真的好短少自个 自制传统节日绘本